188金宝博体育-而并购是往里边增加

】看双师能不能成功,我觉得咱们看两点即可:第一个是家长能不能承受,第二个是学生有没有作用。???中山在伟人故里,追古抚今孙中山让中山市举世闻名,在这里,可以踏寻伟人足迹,缅怀那段岁月。这看上去确实像是一条遏止链。
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研清晰安排程序和办法→ 正文
课堂教学改革再反思(中)
录入:xzs  点击次数:670  录入日期:2017年09月12日

课堂教学改革再反思(中)

课改能不能成功,关键还要看落实。合理借鉴、结合实际、遵循逻辑、适时反思……只有这样,课改才能与实践贴得更近,课改才能走得更远。


每个人谈及课改都能口沫横飞,一旦要落实到课堂教学,则窘态毕现。忧之,思之,省之,唯希望课改之路少一些坎坷,多一份希望。

课改,从理念到落实究竟有多远

阎秋霞

课改20年,“理念高认同、实践低评价”的局面依旧存在,我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其一,课改生态令人担忧。

“课改:标新立异弄个主题,开一个会议,拉一些不在一线教学的所谓名人专家讲讲话,发些照片、视频,批评一下中国教育,无原则地喊几句口号……见到的大多就这些。”偶然看到微信群里一位教师如此评价课改,心痛且伤感,我知道如此偏见不是个案,但不得不承认,上述现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事实。

例如,所谓的名人、专家对一线教学了解多少?尤其是那些台上讲得云山雾罩,而自己的课堂灌输依旧的专家能给听众带来什么?各种教育会议,除了经济收益外究竟发挥了多少作用?各个层级的培训研修花费不菲,培训了谁、研修了什么、效果如何?可曾有人做过后续的追踪调查?树立的各种课改典型又有多少真正能够引领?名目繁多的各种课改模式,其实质究竟有多少不同?

乱象丛生、急功近利、炒作包装恰是造成课改面目可疑、可憎的原因之一。因此,少一些作秀,多一些品质;少一些浮躁,多一些冷静;少一些口号,多一些行动;少一些吹捧,多一些反思。这是课改持续健康发展的前提。

其二,课改责任意识匮乏。

课改事关民族的未来,原本应是所有教育人共同的责任,然而现实中的课改却仅是少数人的信仰和追求。更多的人在观望、怀疑,并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体制僵化、领导反对等是常见的借口。究其本质,是这类人缺乏责任意识,仅把教书当作谋稻粱的手段,因此在乎考试排名甚于育人本身。而课改从理念到实践,其中的媒介恰恰是人本身,如果这个媒介甘当教书工具,理念如何才能落地?即便一些课改名校,也有不少是依靠校长为核心的小团队作战,普通教师进行课改也不过是作为任务不得已而为之,并没有深刻的责任意识和教育情怀。因此,随着第一代课改校长退休潮的到来,这些并没有建立起坚不可摧课改文化的学校,其后续究竟会如何,得打一个问号。

其三,课改应对能力欠缺。

大道至简,课改简单而言就是以学生为主体的自主合作探究而已。但是,目前基础教育的骨干教师、中坚力量大多以60后、70后为主,他们作为知识本位课堂的受害者,在一定程度上缺乏新课改所需要具备的素养。80后、90后作为教育生力军,相对于60后、70后而言,他们的成长空间要丰富多元一些。但可惜的是,他们中的一部分接受的教育依旧是陈旧的理念、灌输的课堂,一些人在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时,更多是从模仿自己当年的老师开始,所以他们同样欠缺应对新课改的能力。对于他们而言,课改非不为也,而往往是不能也。

于是,从生态乱象到责任匮乏,再到能力欠缺,课改理念被高高挂起,每个人谈及课改都能口沫横飞,一旦要落实到课堂教学,则窘态毕现。忧之,思之,省之,唯希望课改之路少一些坎坷,多一份希望。(作者单位系太原师范学院)


课改若参照自然科学的实验方法,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就不至于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而全然不知,不至于丧失信心,不至于忘记初心,不至于丧失底气,不至于半途而废。

课改走不远,往往是没有遵循逻辑

李景龙

就在“核心素养”成为热词的时候,我想还有一大素养不可或缺——逻辑素养。我们应该把逻辑素养当作一种极其重要的素养去关照。

逻辑,所关注的是思维的规则。当逻辑知识被内化时,就成了逻辑素养。逻辑素养,是拥有信息与获取能力之间的关键点。如果不讲逻辑,即使你拥有海量知识,那些知识也只能是信息。而有了逻辑,就有了知识提取、筛选、甄别、吸纳、发挥、延展、评价的可能,进而就可以转化为能力。

课改也是这样,一些热心课改却没能在课改路上走远的人,大多是因为缺乏逻辑素养。这里以“问题导向的课改”与“目标导向的课改”为例进行说明。

问题导向的课改,其关键在于归因,这本身就是一个逻辑问题。

比如学生不爱阅读,这是现象。归因时可能归结为基础薄弱,归结为缺乏阅读的家庭氛围,归结为相对浮躁的时代背景。这些固然也是可能的原因,然而另外一个可控、可改、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一些语文教师缺乏自身独立阅读、整本书阅读、深度阅读的体会,却要带领学生学习阅读,分析“文章好在哪里、不这样写行不行”。这其实是一个悖论。

再说学生不会写作,这同样是现象。一些语文教师长期缺乏写作体验,却教学生怎样写作文,教那些自己都不常用的写作技巧,然而写作的一个基本常识——“读者意识”却被严重忽略。

上述情况,问题表现在学生,根源却可能在教师。课改中,如果只是改学生、改方式、改程序,就是不改教师自己,这样的课改,无论怎样热情、怎样投入,由于逻辑素养的欠缺,由于归因有误,都会使课改走到正确方向的反向延长线上。

目标导向的课改,其核心是对目标的理解。目标,是我们要到达的地方。以目标为逻辑起点的思考是这样的:我要把学生带到哪里?我怎样把学生带到那里?我怎样确认是否把学生带到了那里?这个简单的逻辑,可以用3个关键词概括:目标,策略,评价。它可以作用于德育、教学、管理、教科研等诸多领域。

在问题导向的逻辑体系中,我们把学生身上表现出来的问题回溯到教师,把学生的成长回望到教师的改变,这样的课改逻辑就演变为“通过教师自身的学习来引领学生的学习,通过教师自己的改变来谋求学生的改变”。课改改在“源”上,而不是改在“流”的位置。在目标导向的课改中,我们也遵循了同样的逻辑。

这样的课改,不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不是想改哪就改哪,不是看见别人怎么改就怎么改,而是改在最该改的地方。课改,不是见药就吃,不是见佛就拜,而是结合实际作出适时、适度的诊断与调整。

这样的做法,其本身就是遵循逻辑。这一逻辑,是科学实验的逻辑。课改若参照自然科学的实验方法,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就不至于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而全然不知,不至于丧失信心,不至于忘记初心,不至于丧失底气,不至于半途而废。(作者单位系北京合学教育研究院)


真正课堂教学改革的成功者,一定是在坚守的基础上吸收,在演变的基础上改变,企图靠吃天上掉下的一块馅饼成为胖子,那只能是美好的幻想。

对当下课改的冷思考

郑冠坤

冷静审视当下的课堂教学改革,我有几点忧虑。

一是理论不断翻新,概念爆炸泛滥,造成课堂形态不断被颠覆,教师难以形成成熟的教学方法,课堂效果虚而不实。

教育理论是历史经验抽象总结形成的,具有长期的稳定性,不可轻易推倒。但我们的理论指南却不断被推倒重构。

每个理论的提出都衍生出相应的概念群,都构建出相应的话语体系。教师队伍接受并理解这些新概念,需要长期的学习培训与适应过程。当下教师职业之累与此密切相关。

课堂教学形态是教育理论实践的产物,密集的理论更新导致教学形态的不断重构,教师如拆房子一样一遍遍推倒重建,这是职业之累的又一重要原因。

二是重吸收、轻坚守,重改变、轻演变,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究竟是谁。

学习永远是一个借鉴的过程,是一个补缺的过程。但太多的“取经者”自卑到全盘否定自己,无视自己的成功实践,囫囵吞枣,照抄照搬,不仅水土不服,还会产生严重的挫折感,打击团队的自信心。

所有的学习都是要落地的,这个“地”就是自己实际所处的环境、所面对的现状。只有在此基础上审视成功者的经验,取我所需,用我所能,爱我所好,并先局部实验,而后评估效果,方能决定是否完全为我所用。

真正课堂教学改革的成功者,一定是在坚守的基础上吸收,在演变的基础上改变,企图靠吃天上掉下的一块馅饼成为胖子,那只能是美好的幻想。

三是无视甚至批判成功者的课改经验,崇尚城市高标准的做法,这使部分课改脱离了实际,缺乏说服力。

当下,许多县级学校甚至农村学校的课改产生了很大影响,学校的教育生态发生了显著变化,而且其中有些课改经验甚至具有普遍意义,但却往往被人无视甚至苛刻地批判。而一线城市某些被特惠条件供养出的典型却总结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经验,应该这样引领课堂教学改革吗?对广大农村学校有指导意义吗?

在我看来,课改的重点一定在农村,教育工作者千万不要站错了位置,看错了方向,否则可能犯缘木求鱼的错误。(作者系河南省新密市教研室原主任)

中国教师报 2017-8-30

 课堂教学改革再反思(上)(09-12)

【关闭本页】


录入【校长室】  

现有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不填为匿名
内    容: 300字以内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换一张